首页原版正料天空彩票健康金融tk天空彩票与你同行摄影教育生活资讯商企法律社区博客微博游戏家装数字报专题旅行招聘投稿活动
师资缺乏、亟待监管 0-3岁婴幼儿托育将向何处
2019-04-15 11:26  来源:新京报  
1
听新闻

一系列政策下发,不少从业者开始谋求转型、寻找新的投资方向,将目光转向了0-3岁托育轨道上。

“我计划2019年开设100家托育中心。”今年3月,一名幼教行业投资人赵腾(化名)在北京开设的第一家托育中心落地北五环,在一个小区外缘的底商位置,可以容纳和照护15名0-3岁的婴幼儿。赵腾瞄准了托育这个行业,他告诉记者:“等到明年就晚了。”

政策频频释放利好信号。3月的政府工作报告上,国务院总理李克强表示,要加快发展多种形式的婴幼儿照护服务,支持社会力量兴办托育服务机构。此外,上海、湖北、广州等多地相关政策也陆续出台。

但目前行业发展仍面临问题。3月10日,全国政协委员、民革中央副主席、上海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高小玫曾表示,目前育幼领域仍存在标准体系不健全、服务监管不规范等问题。

3月29日,国家卫健委发布声明称,有关部门正在研究制定婴幼儿照护服务机构设置标准和管理规范。

0-3岁的婴幼儿托育行业正逐渐站上风口。“托育”为什么在2019年初突然火爆?这真的是一门“好生意”吗?市场是否已经准备好了?

1 政策加持、资本看好托育站上风口

2019年以来,“托育”这个概念高频次出现在人们视野中。

2月,国家发改委等18部门出台方案,将增加托育服务有效供给纳入行动任务;3月的政府工作报告上,国务院总理李克强表示,要加快发展多种形式的婴幼儿照护服务,支持社会力量兴办托育服务机构;3月6日,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副主任连维良表示,要加快支持建设一批示范性托育服务机构……政策红利让托育获得大量关注,至今热度不减。

记者了解到,与幼儿园带孩子认知世界不同,针对0-3岁婴幼儿的托育不鼓励太多课程,主要是照护和启蒙:吃穿、说话、生活技能和习惯养成等等。目前市场上的托育中心也有高端、普惠之分,市场价格差异很大,从每月3000元到每月20000元不等。

也有人将“托育”称之为“幼托”“日托”,还有一个更为人熟知的叫法——托儿所。

实际上,上个世纪的中国曾经历“托儿所”时代。

携程创始人梁建章2017年的一篇文章《中国为什么缺少托儿所》中提及这段历史:在计划经济时代,托儿服务在中国城市中非常普遍,很多企事业单位都开办了托儿所,员工在上班时可以把小孩放到其中托管。但在经济体制改革过程中,福利性的托儿服务体系被全面废止,大量单位办的托儿所在改制中被裁减。加之独生子女政策导致出生人口数量锐减,降低了托儿需求,“托儿所”基本从中国民众的日常生活中消失。

如今,生育政策和社会观念的改变,对“托儿所”的需求又重新出现。

实际上,文章开头提到的赵腾入局托育行业的时间并不算早。四年前,北京艾荷美国际日托创始人赵彬彬苦于孩子无法得到专业照顾,索性自己引进了美国成熟的日托体系,成立了一家托育中心。她能感觉到,2017年托育市场就开始升温,有不少大规模的加盟运营;2018年更甚,基本上一个月就出现几家新托育中心。

而上海作为托育试点的前沿,2018年4月起出台了多个文件鼓励和规范托育市场。短短一年时间,上海市已新设托育机构百余家,预计2019年还将新增50个托育点。

据i-EDU智库数据显示,2018年托育赛道获得融资9起,融资总金额超3亿元人民币。

多位从业者告诉记者,托育在2019年初集中爆发,最直接的原因是与幼儿园行业发展受政策限制有关。

2018年11月国务院发布的《关于学前教育深化改革规范发展的若干意见》,明确规定民办园一律不准单独或作为一部分资产打包上市;2019年2月,新政策要求小区配套幼儿园不得办成营利性幼儿园……

政策变动之下,很多从业者开始谋求转型、寻找新的投资方向,将目光转向了0-3岁托育轨道上。“目前这一领域,大部分城市都没出细则,监管几乎是空白状态,在很多人看来正是进入市场的好时机。”北京乐陪托育中心CEO张弛表示。

2 托育需求强烈但市场仍需被教育

“身边很多家长,孩子一岁多就送去托管了。”80后家长邢欢(化名)的孩子两岁了,家里老人身体不好无法帮忙照料,她在托管和请保姆之间犹豫。“托管比阿姨好的地方在于,可以给孩子提供社交的机会。两岁多的小孩需要社交。”

像邢欢这样苦于孩子无人照看的家长越来越多。尤其在国家二胎政策放开之后,这一需求就更加明显。“生完以后孩子谁来带?其实市场的需求量是非常大的。”赵彬彬说道。

这一判断确实存在原因。张弛认为,目前0到3岁孩子的家长已经从80后逐渐过渡到90后,这些家长观念和过去不同,希望孩子能够得到更专业的照顾的同时,不希望让孩子对自身职业发展造成限制;另一方面,在一线城市,托育中心最大的竞争对象——保姆价格飞涨,逐渐让工薪阶层难以承受,与托育中心相比,竞争力逐渐丧失。

早在2016年,原国家卫计委在北京、上海、广州、沈阳等10个城市进行调查的数据就显示,超过1/3的被调查对象表示有托育服务需求,其中家长对2-3岁幼儿托育的需求最为强烈。

托育市场虽然潜在需求巨大,但并不意味着所有家庭都会将托育中心视为第一选择。广证恒生今年2月发布的一份行业报告曾指出:目前我国普遍存在隔代养育的习惯,对专业托育机构的认知度较低。

今年2月《新民晚报》的一篇报道指出,在托育先行地区上海,记者对全市多家开办已有近半年的托育机构进行走访后发现,“63家机构,春季开学后一半托额都空着。”专家对此表示,0-3岁的托育人群的个体差异很大,一对多的看护有较大的难度和不确定性。“进入托班后,孩子过的就是集体生活,和家中一对一甚至多对一的精细化看护存在差距。这种差别,让部分家长接受不了,也让部分孩子适应不了。”

上海地区一位不愿具名的托育行业从业者分析,由于文化认知惯性,托儿所消失二三十年,在很多人的认知中,幼儿园才是孩子们第一个需要迈入的全日制集体社会场所。甚至有很多家长不知道有托育机构的存在。

由此看来,托育行业市场仍需要被教育。

相比海外标准化、专业化的成熟运营服务体系,目前中国市场上的托育中心几乎没有专业独立的培育体系。

上一页 1 2下一页

标签:婴幼儿 托育 师资
责编:董阿慧
版权声明
      宿迁报业传媒集团旗下媒体宿迁日报、宿迁晚报、 宿迁网所发表之文章与图片,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未经书面许可不得转载。 部分网站的侵权行为,如擅自转载、更改消息来源以及抄袭等,宿迁报业传媒集团及其旗下媒体已经委托有关部门收集相关证据。 本站部分资源来自网络,如有侵犯您的版权及其他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核实情况后进行相关删除!
lagua